敬名凡茜

苍翠而精致的英雄们。


【摩庄相关】

R瑞 / 不朽

你年轻貌美,而我明日黄花。
但我是如此深爱着你,即使风起云涌,星辰陨落,我依然爱你到地老天荒。

#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

【注:以上题记非原创】

非常神奇的一个脑洞!
年龄差有点大,但总是在缩短…。
又又又又又又是意识流!流水一遍过!几本没有剧情!
但真的包含了很多很多情感呢…真希望大家能体会到。

【【【文中的“他”全部指代RK,“男孩/少年/团长”指代瑞琪,阅读时请注意 】】】

      他远远看见那个男孩的时候,他甚至觉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  金发的小家伙握着手里的短匕首,小心翼翼地探进庭院半敞的铁门,他每走一步要四处观察一下,遇到什么障碍都会灵活地躲过去,出现声响就迅速地把自己隐藏起来。可毕竟还是个孩子,他终于在大宅的正门处停住,抬起头看这座古老的房子,赞叹和喜爱的情感毫不遮掩地展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  这里可真漂亮啊。男孩说。

      他站在二楼的围栏后,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向男孩不远处的仆人们伸出手,示意他们不必向这位小不速之客做出行动。他安静地注视他。男孩揉了揉略酸痛的脖颈,很快又被种在阶下的那片金色鸢尾吸引了注意,他几乎是扑了过去,用手轻轻抚摸那些花瓣。

      我最喜欢的花!男孩欢呼。

      “那就带回家去。”他对男孩说。

      然而那双亮闪闪的蓝色眼睛瞬间充满了恐慌,男孩看到他,深吸了一口气,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,转身便逃跑了。

      他笑着看他远去。

      但很快,他的笑声被围困在喉咙深处,干燥而苦涩的味道蔓延,顺灌进他躯体的冷风灼痛每寸皮肤。他扶住围栏,剧烈地呼吸和咳喘。

      他的银发像海面上即将被暴风雨吞噬的船只般摇晃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在那之后的每天他都会把铁门完全打开,很快他就看到男孩不期而至。

      男孩踮起脚尖努力增大自己的视线高度,有些高傲地做出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 他点头,伸出右手想触碰男孩的小手,但男孩迅速地向后退去然后露出歉意的微笑。他不解,想了想这大概是男孩的警惕反应。

       他们都说,你是一个很危险的人。就在他要收回手的时候,男孩还是紧紧抓住了他的手,低声地说,导师也说,不要我靠近你。

       “那你害怕我吗。”他把男孩的小手缓缓小心地握在手心里,故装出冰冷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 男孩灿烂地笑着,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罗伯特家族是庄园最古老的家族之一,厚重的族谱和历史事件记录可以放满整间书房。

       他在二楼的书房前停留了片刻,带着男孩转身走向通往三楼的阶梯。

       阁楼的木板因潮湿和年岁久远有些脆弱了,随着两个人的脚步发出嘎吱的声响。男孩没有胆怯阴暗的环境,反而因这样富有挑战性的活动而活跃起来,迈着大幅度的步伐跟在他身后,哼着不知名的民谣小调。雕刻着天使像的扶手在身侧展开,墙壁上绘有繁华的小镇,华丽衣裙的贵族们结伴出行,淑女们用扇子半遮笑容,男孩就拽袖子模仿她们的动作,把自己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   他轻轻拍了拍这个蓝眼男孩的肩膀,示意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   男孩还沉醉于刚才一路的趣景里,抬头越过他宽边的衣袍,开心地睁大了双眼欢呼起来。面前是高到房顶的深红色木质门,阳光透过落地的玻璃窗洒进来,房间里的景象在半开的门里显得遥远而不真实,几位仆人走了出来,恭敬地向他致礼默默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金色的身影急切地拽着他的衣角请求进去,然后在绵软的地毯上环顾发出更大的欢呼。每一面墙壁前都是巨大的书架,书架上满是厚脊的精致的藏书,有的写着摩尔族的文字,有的是拉姆族的语言,还有男孩看不懂的,属于其他国家的美丽符号。他拖住男孩的腰抱了起来,举到更高的地方,眼眸里都是笑意,“你看,你想要看什么,随便拿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 男孩生在武家,哪怕平时看过不少书,也还是被眼前的藏书所震惊。

       于是整个下午他们就窝在书房里,听耳边的钟声响了一遍又一遍。有时男孩读到了自己喜爱的语句,边飞快地跑到他身边,趴在他肩边轻声读出来。当黄昏染红整片晚空时,他揉了揉不知何时枕在自己膝上睡熟男孩的头发,点亮了桌上的蜡烛,悄声希望时间在此刻凝固。

       男孩到了十五岁的时候,就变成了少年。

       来到大宅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渐渐笑容也开始收敛。导师的要求严格而难以达到,高强度的练习让少年有些疲倦。

       但少年在成长,幼嫩的面容上变得拥有浅浅棱角,虽然龄低却更加比例完美的身躯。

   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却越来越年轻了。皮肤上不再有深色的斑痕,皱纹消失,酒红色的眼眸里不再是年老的混浊,而是透彻和充满光亮。他的行动不再迟缓,步伐轻快,不再是深色的衣袍,而是年轻的藏青色衣衫。

       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雪,白色覆盖了整个世界。他听见庭院里的马蹄声,透过那面玻璃窗,白雪上的,白马上的少年披着深红色的绒袍,翻身从马背一跃而下,脸颊上带着寒冷和兴奋泛红。

       你看你看,这是公主殿下赐予我的。少年的嗓音没有了以前的黏软。

       他看少年拔出腰侧镀金边的长剑,解开长袍,长靴在雪面上划出弧度,剑挥开清冷的光,在少年的手里变换出不同的剑法。

       雪纷纷落下来,世间万物在他的眼睛里变得模糊,只有少年的身影清晰。少年笼罩在天地的苍白里,是唯一的一抹色彩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是这片土地的骑士,你会永远守护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 他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   少年终于乏了,他们坐在客厅的壁炉边,喝过一杯又一杯的奶茶和热酒。

       岁月没有伤害你。少年伏在他的双膝上昏昏欲睡,伸出手勾勒他的侧脸,说话的气息落在他抚摸的手上。火光和温暖簇拥着,他低下头,接近虔诚地在少年的侧脸上轻轻落吻。

       “但岁月夺走了我的生命。”他不知道少年有没有听见。


       少年十八岁生日的时候,是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 他还是银发,但面容却和普通青年年轻的脸无异。少年终于得到了内心想法的真实答案。他年轻时真的很英俊。像那副贵族画里走出来的精致的伯爵,轻轻笑起来都让人失神。

       他们骑着马,不知道迎风跑了多远。跨过很多河流,与很多小镇擦肩。

       镇里的灯光像星光在路边蔓延,融成片片金色的沙挥洒在夜空的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   晚风吹落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 白马的脚步停了下来,他忽然发现自己的眼眶边慢慢地掉下颗泪来。少年没有注意到,向他伸出手,另一只提着荧黄色的灯,温柔的光是这岸边唯一的亮,将少年的笑容笼在一片暖意里。

       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,踏过坚硬的石路,踩过沙砾,一步步走到大海边。寒冷的海水拍上岸,弄湿了他们的靴边。

       他的面容在帽沿的遮掩下,声音却很清晰。

       “从今以后你将面对世间的困苦和磨难,但你并不孤单。”

       少年伸出手拉下了他的帽子,熄灭了手里的荧灯。海蓝色的眼眸在暗色里依然明亮,衣衫里都是大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,我一定会赢得这场战争,带着骑士团归来。少年的呼吸落在他的侧脸,默契让他们相拥。

       远处灯塔响起悠长的笛鸣,这个吻彻底失去了它的胆怯和懦弱。当做一个愿望吧,对神灵许下的诺言。

       他们远离世界,在世界的尽头。

       战争打起来的时候,他的银发一根又一根被墨蓝色替代。

       镜子里他的身形飞速地变化,骨骼的重生和血液的加速流动让他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   二楼书房前紫色衣袍的魔法师摇晃着手里透明的液体,看着他的样子发出嘲弄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团长归来时,整片土地奏响了胜利的凯歌。

       少年在战争中磨练成熟,他的剑沾过血沾过泪,他从沙场归来,用伤痕累累布满血迹的双手捧上属于一方土地,一位王的皇冠。

       可是熟悉的大宅却化为了一片平地,那里没有荒草,只有一片又一片一望无际的金色鸢尾花,在微风里化为金色花浪。

       瑞琪跪了下来,从未落泪的眼眶在此刻终不负重量,脸颊贴在滚烫的地面上,埋在手心里痛苦地哭喊。

       想过失去很多,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永别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后悔吗?即使他将忘记你,忘记你们曾经的全部,”魔法师和他站在高处望着远处远去的金发团长,“即使他将刀剑相向,即使你们永世为敌。”

       RK向前迈出半步,墨蓝色的披风被风扬起。他轻轻笑了起来,手里撒出的玫瑰花瓣飘在空中吹成灰烬。

       他年轻的脸上有对过去的遗憾,失落,对未来的迫切和追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 “我不会后悔,因为我是如此深爱着他,即使风起云涌,星辰陨落。”


Fin.

对啦,那个魔法师就是库拉,透明液体就是青春药水。
RK本来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了,他的生活灰暗而没有光彩,但还是男孩的瑞琪闯入了他的世界,紧紧抓住了他的手。于是他选择痛苦,以生命为代价换来年轻和新的身份,去追寻他的光。
还是一月份的时候吧,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,银发的老年的RK和金发的年轻的瑞琪紧紧相拥,庭院的阳光透过绿叶的间隙落在他们身上。安静地太美好了。
然后就试着写下了第一段,也只有一段。
总是想着要写完,也一直没有思路。
今晚打开便签翻到了这条,决心要写完,终于写完了。
那就这样吧,以后再也不摸这样没剧情的鱼了,发誓[躺平

评论(3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