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名凡茜

苍翠而精致的英雄们。


【摩庄相关】

R瑞 / 冬日

摸鱼。不知道起什么名字(……)


【【如果在公共场所遇到RK,请勿慌张,尽你所能控制他限制他的活动范围,拨打行政大厅或警署的电话,我们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。
      如果在主城,骑士哨等地遇到RK,请勿慌张,尽你所能到安全的地方去,我们会在此范围内第一时间保证你们的安全。
      不过前者机率很小,后者不是RK的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体行政部工作人员致上】】



      我在心里默念了三遍“请勿慌张”这四个字,但还是控制不住发抖的手。贴在店内墙上的防RK宣传单此刻看起来和它平日里一样蠢笨,最下端的署名显得更为嘲讽。我想我没猜错的话,这也许是女王大人开玩笑的布告。

     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我开始疯狂回忆警署的电话。

      “能取这一款看一下吗?”他刻意压低了声线,手指点在离我最近的那只戒指的玻璃罩上。

      “好的先生。”出于某种职业素养我保持微笑,继续用余光打量他。

      没有戴蝴蝶眼镜,但鼻梁上有一副普通的黑框眼镜。没有其他任何遮掩脸部的伪装,没有易容术,甚至没有戴变声器。他只换了一身低调的便装,踩着皮鞋从容地出现在这里,完全忽略掉角落里耀武扬威的监控摄像头和我们的目光。

      他低下头仔细地看灯光下的戒指,小小的精致的东西在手指尖上转换不同角度,闪出璀璨的光芒。查看的方式十分专业,不像其他来购买戒指的普通顾客只是随意地看一看。这太危险了。我悄悄向旁边挪了一步,赶紧对另一个店员使眼色,然后转身笑着向他描述这款戒指,希望能拖住一点时间。他的侧脸在在灯光下看起来安静又柔和,但我真的害怕下一秒整个店都陷入黑暗,紧接着这位怪盗先生卷起所有首饰潇洒离去。这太幻灭了。

      现在正处庄园的冬季,落地窗外是一片银色的寒冷世界,估计是因为我们店里暖气开的很足,他伸手摘下了脖子上深灰色的围巾,把那只戒指递还给我。这一串动作看得让人心惊肉跳,我站得笔直,背后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  “先生,您是给女朋友买的吗,还是要求婚?……结婚?”我带他向里面的柜台走去,余光里看见身边的那个店员去内间了,内间有我们的座机。

      “没有女朋友。”他笑了起来,本音透彻得不太真实,“不告诉你,说出来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  句尾还带着点卖关子的意味,等人继续追问的小期待。救命啊,那个要人仰望的,把骑士们耍的团团转的男人私下里也是喜爱留点悬念,带着戏谑的语调。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。我一下笑了,摇了摇头,浑身都缓和了下来。瑞琪团长一定很无奈吧,每次直面RK的时候,他是不是警惕又无奈着呢?

      我回想他们曾在屋顶上追逐,紧凑的脚步声在夜幕里连成织线。两个身影极速又矫健,互相挑衅互相邀请,剑锋划破纷飞的玫瑰花瓣,下一秒又汇成模糊的身形躲过一招招攻击,晚风扬起他们的衣摆,在看不清的动作下很快就闪出我们的视线。RK的到来总让人惊恐,但又总令人兴奋。那个时候我就在想,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默契,才能让这两个人若即若离,就算吵吧闹吧也不能走到距离彼此太遥远的地方。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  他又拿了一只戒指,试着戴在手指上,目光随着这小物什也闪亮闪亮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一种错觉,就好像他认真地是在面对一个人,而且那个人一定很重要。

      当店员从内间出来跟我打手势,表示一切都处理好了时,店门再次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  戴着口罩的男人贴心地关紧有点坏掉的门,环顾了一下四周,走向RK。他眉眼弯成微笑的弧度向我点头示意。他带进来一身寒气,连湖蓝色的眸子仿佛都起了一层雾气。我愣住,只看见他帽沿边缘钻出了几缕金色的头发。

      我叹了口气,心里的所有警惕也在这时放下了。

      “抱歉等了很久,没想到今天商场有活动,拍了好长的队。”口罩下的声音嘟嘟囔囔,但听起来格外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  “说了不让你去。”RK皱起眉头,赶紧握住了对方的手,将冻得苍白的手护在自己温暖的手心里,然后伸手拂去了男人帽子上和肩膀上的落雪。后者略躲了一下,抱有歉意似的扭头看了我一眼。我反应过来,不好意思地退开几步,也是这时才发现男人怀里正抱着一个小纸箱,上面一点雪都没有,露出品牌的标志,大概手被冻僵也是为了护住它吧。

      “先生,我帮您先放在那边的柜台上吧。”我指了指专存物品的地方,他说了句谢谢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  买了什么?我在不远处听见RK问。

      意料之中的,男人发出笑声,轻声说,不告诉你,不然就没意思了。

      借着面前的镜子,我看见RK小心翼翼地把他喜欢的那只戒指戴到男人手上,开心地形容很合适。男人摘下半边口罩,因为视线的关系虽然依然看不见面容,不知是因为没缓过寒冷,还是因为什么,连带耳尖都在泛红。     

      RK抬起他的手,轻轻在指节上落下一吻。店里正放着某首法语民谣,我背对着他们,抬头去看窗外的白雪,心里不知道被什么猛地填满了。

      男人又选了几个,仔细地进行对比。他们花的时间并不长,在我看来却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悠远。虔诚地在对方指尖交换信物,满意地点头称赞。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RK喜欢的那一对。

      “很合适。你的选择永远很合适。”男人妥协承让。

      他们要走的时候我选了一个最精致的盒子包装这对戒指,然后把纸箱装进易携带的袋子里,一起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  戴着口罩的男人对我道谢,眼睛里都是阳光般的亲切与温和。

      RK眨了眨眼,对我说,“买给我恋人。”回答哪个问题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 那个店员可能还没有我这样经历巨大的心里波折,她拿着手机走到我身边,说警署给了她另外一个号码,要赶紧拨打这个陌生号码,可别让RK给跑了。

      于是已经走到门外的两个人因为手机铃声响起再次手忙脚乱,RK接过所有东西,戴口罩的男人在身上摸出自己的手机,无奈地摇摇头挂断了来电。她的手机里传来通话结束的提醒,小店员苦着一张脸有点郁闷,问我怎么办。

      我大笑,“你应该开心才对呀,你得到瑞琪团长的手机号了。”



      再回头看时,他们已经走远了,两只手合十紧紧握在一起,背影相互依偎。

      天地间的雪花瞬间涌来巨大的潮水般的暖意。


Fin.


小尾声:
商场活动结束了,我在那里看到了熟悉的牌子,是瑞琪团长小纸箱上的品牌标志。
让我惊讶的是,那竟然是家主打黄色橡皮鸭的玩具店。
黄色……橡皮鸭?
     



大家好,我就是:学校还在补课也控制不住自己•摸鱼摸鱼摸•永远分不清楚详略•不打底稿•ooc•又不知道写了什么•兜•其实想被叫敬总•兜。



评论(13)

热度(10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