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名凡茜

苍翠而精致的英雄们。


【摩庄相关】

R瑞 / I may save you from the dawn 01

【想再写写R瑞,写点什么都好。】
Kidd Robert&Ricky Alexander

一开始选择离开的是他,什么回复也没给出的是他,握着剑对准他的是他。
他们都在期待对方,可以将自己拯救于深沉的黑暗中。

01.

Ricky患了愈来愈厉害的头痛。
在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,他总会想起回忆深处的那些故事。
就像幻觉,记忆的视线尽头是一扇巨大的玻璃窗,男人伫立在曦光里背对他。直到宁静的画面被一阵急促的呼唤声打破,那个男人展现被光线勾画美好的侧脸,没有眼镜略显空荡的鼻梁和赤色的双眸随意暴露而来,嘴角的弧度刚好,带着微笑的意味迎向跑进房间的少年,熟悉的声音响起,「Rubey,你回来了。」
Ricky明白了大概是什么情况,闭上微眯的双眼,想继续装睡。
但浑身的酸痛和尖锐的刺疼随神经的苏醒夹杂而来,被扔进滚烫油水的热感和伤口掺进沙子那样的触痛绕后背,飞快爬行向四肢和颈部。他感觉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左肩,力道极大地掐下去,翻涌来的痛苦让他终于再次睁眼,发出一声极其难过的轻吟。
房间布置的很温馨,Ricky想。他伸手去找随身佩剑,很不幸地没找到,于是单手握拳冲向男人。
「难道团长答谢的方式是醒了给人来上一拳?」墨色发的男人,不,RK用有点戏谑和无奈的目光看他,温暖的手接住了他的拳头。
——那是Ricky第一次见到属于怪盗先生的原貌,在此之前的记忆都太久远了。曾经的男孩已经成熟,在岁月里磨出陌生的棱角。
Ricky有些愤怒地甩开手,然后惊讶地发现手臂上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,胸口也是,额头也被紧紧包围,得了得了,干脆就是有生命的木乃伊。处境还生不如死。
「…RK!你真的想拿到黑龙的宝藏吗?」Ricky情绪率先恢复,「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,你做出这样卑鄙的事不会惭愧?!」他水蓝色的眼睛有些灰蒙,但并不阻碍那里面的担忧和愤怒。
RK轻笑,「团长大人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,受了这么重的伤,就不要动怒了。」
站在旁边许久的Rubey咬着下嘴唇在角落开口,「是主人把你救回来的!」男孩看起来委屈极了,然后惊呼扑了上去——因为Ricky已经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猛地抓住RK的手腕,「RK,你必须跟我回去,给所有人交代,然后进牢房好好反省!」
「啊啊麻烦鬼!」被抓住的男人皱眉,飞快拿出怀表使用催眠,「亲爱的一根筋,你困了…」
「你才…」

想到这里Ricky在床上翻了个身,在微弱的台灯光下查看自己的手臂,那上面的伤痕如今已经愈合,留下有些狰狞的疤迹。他记得后来和RK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彼此都没怎么说过话,偶尔除了认命地让对方检查一下伤口,RK总是每天都很忙地离家又归,有时笑着推开房门,有时又郁郁伤心回来。后来他们干脆避免见面,分居在距离最远的两个房间;他们依照自己所喜爱的方式行事,像两颗互不打扰的行星,而Rubey是夹杂在他们之间的空气介质,默默维持着联系;他们分开吃饭,小Rubey一脸不情愿地敲他的房门给他送来食物,直到一天Ricky提出为什么没有水果的疑惑,绷着脸的男孩差点要笑到在地上打滚,他温柔而怨念,「因为这会要了主人的命。」
那大概是酷暑的八月,黑森林却罕见地降了一场大雪,Ricky的伤已经快要痊愈,他悄悄来到客厅,那有扇巨大的落地窗,适合观景。
很遗憾的,RK已经坐在那里,在半边窗帘后的阴影里喝着热咖啡捧着厚重的书。
Ricky转身想走,还是被唤住了,Robert先生向他投以真诚的微笑,拍了拍身边的座位。
「很可惜RK,你总部的位置已经被我掌握,你就等着门外被骑士们包围的那一天吧。」Ricky毫不领情,坐在他的另一端的阳光里,「太掉以轻心,把你的一切都暴露了。」
RK只是看着他,依然保持笑容。
「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很漂亮。像雨后的湖水,或是宁静的大海,不高调的淡蓝上飘着渺茫的雾气。」
「抱歉你这一套我不吃。」
「那你吃什么。」
「水果。」
Alexander先生有些得意地看对方头疼扶住太阳穴,然后随意地拨弄了下额前的碎发,水蓝色眼眸里的波动盛满柔和的阳光流转成一个绚烂的角度,光滑的额线一路向下,刻过鼻梁抚过薄唇,在下巴处完美收尾,没有一点多余和累赘,无声赞颂着男人的容貌。他今天在洁白的衬衫外套了层薄毛衫,卸下沉重工作服看起来轻松地可爱。但Robert先生只是望他的眼眸,像溺水般索取不够。
壁炉里传出噼啪木柴烧断的声音,火焰投在墙壁上,但因足够的光线影子微弱得可怜。
银白覆盖了外边的世界,尴尬和沉默将他们拥在一起。
「我想我就要回去了。」Ricky开口。目光在银色世界畅游,沉浸在无尽的纯白。
他想笑一下,却发现这么久他都没有露出过笑容。现实总是追逐着他警告他,坐在那一边的是他的敌人,谁也不知道在现在这样无害的模样下还藏着何等害人之心。他偷过庄园的钱,戏弄过德高望重的长辈,站在高处嘲讽乱成一团的骑士和警察们。他理应坐在牢房里为自己的罪行忏悔,向和蔼可亲的人民们致歉。
可现在他们如多年老友坐在不过五步的距离里,交谈玩笑。
Ricky突然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恶心,他猛站起来,抽出找的佩剑,剑尖对准男人的喉咙,「你要一起。」
他是团长,这才是他应有的职责。
哪怕对面那个是他童年旧友。
「Ricky,」RK也站了起来,面无表情,毫不畏惧地一步步向前,「你从来不了解我,你不懂我所渴求的东西。」
「我不希望你能理解我,但不要阻碍我。」
他刚刚还富有生机的酒红色眼眸没了多彩,之前表情虽轻微但此刻彻底僵硬,陌生而透露着强烈的抵抗与拒绝。此刻他不是怪盗RK,也不是这些天里的RK。
「你即刻可以离开,但是我绝不回去,如果战争不可避免,随时来。」
他转身迈步就要离去。
「KIDD!」Ricky手足无措,他从未见过这样的RK。
「那个名字已经死了。」
男人的身形瞬间碎裂成纷飞的玫瑰花片,移动飘舞离去。团长几乎是跌坐在那,他浑身无力。

纠结如Ricky,其实他很想对RK道谢,但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及时扼住他的喉咙,让他无处可去而彷徨。

他们都不再是小时候的男孩,他们一个隐藏在黑暗里,一个沐浴在阳光下。

TBC.

【关于两个人的名字,之前我有看到过官方说么么的姓氏是亚历山大(Alexander),而瑞琪是皇室的养子,所以也就迷之继承了皇室的姓氏。(大概。)RK的基德我完全是翻译而来,不准确的话麻烦提醒一下呀。最后写的比较捉急因为要上自习了……。暑假全写完会修改的,这只是第一版w】
暂无标题。
【最后,我是ooc小天使】
敬名凡茜,致上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